【挂篮(散文)】挂篮

王金洲

挂篮(散文)

挂篮是我故乡的乡俗。挂篮不是挂只篮子那么简单,因篮子里躺着弃婴。

弃婴历朝历代都有。但用挂篮这种形式,把本是残酷的事,变得温情与人性化,因为挂篮是知彼知己的。

早先的故乡农居门口有屋檐,屋檐下两边垂吊着棕绳挂钩。钩子木头削成,结实牢靠。篮子就挂在钩子上。

篮子竹篾编的。有两种形状,圆的和元宝型,都是农家通常用的篮子。用那种篮子,要根据婴儿长度大小而定,总之要放得下,略有宽绰。篮子比较新,有破朽的篮子不可用于挂篮。把自己骨肉送人,通常出于无奈。挂给别人,也是孩子第二次投胎,家里再穷,也要给孩子一个体面的篮子。篮子内一般有包被,再不济也要垫包几件旧衣物。不过夏天挂篮单薄多了。篮子里少不了一张纸条,写着婴儿的出生年月日。

挂篮通常挂几十里路外,太近忌讳的,怕认出生变故。挂出的篮收不回,同样也无法觅出处。这是双方必须遵守的规矩和默契。

挂篮的时辰有讲究。晚上会吓着孩子。白天拎着篮子太招眼。最好的挂篮时间是清晨。农民大多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听到啼哭,容易引起注意。

挂篮不是盲目的挂。这户的信息早已收集,了如指掌。首先知晓该户无小孩,女主人结婚多年未开怀,估摸已无生育能力。孩子给他们,是雪中生炭。其次家境的殷实,主人的良善,也考虑在内。

被挂篮的农户,屋檐下突兀多出一只篮子,又闻嘤嘤细泣,喜出望外,摘下篮子细瞅,弥补膝下的空虚苍凉。

挂篮的婴儿通常是女孩。

挂篮的理由五花八门。最主要想生男孩,家里女孩多、计划外生育、吃口重等因素。

我有个少年同窗,掌管一村。婚后妻十年未孕,眼见无后。忽一日晨一声啼哭,一只篮子挂在门口。夫妇视挂篮女婴掌上明珠,如同己出。女孩有了好归宿。故乡人都知道她是挂篮的,本人知晓否倒不清楚。转眼间女儿已到婚龄,有了夫婿。同学请我喝喜酒,才知同学夫妇倾尽财力嫁女,跟亲生的无异。这女孩的生身父母始终未露面。

二胎政策后,估计家乡的挂篮现象会很少或无,成为曾经的一缕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