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从天降【散文:喜从天降】

一日家中坐,喜从天上落。妻子从外面喜盈盈拿来一件印刷品,满脸微笑地递与我,兴奋地说“你投的稿有回信了”。听罢,我也很是激动,急忙抬手接过,迅速撕开信封,快速从里面掏出信瓤儿,急速翻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某某网’的宣传封,打开里面第一页是‘获奖证书’。我投去的一首十四行诗获得‘二等奖’。见此,已然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怎能会呢?自觉本人还没有如此学识才情,初次投稿就能获奖,且是二等大奖。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扪心自问、高抬自己,充其量入围就烧高香了。

慢下结论,更‘恐怖’的还在下面,聘任说明:“鉴于您近年来在中国诗书画界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且艺德高尚,现聘请您为xx网艺术家委员会副会长。多么美丽的桂冠,多么唬人的面具,家中摆上xxx副会长的镀金金盘和聘书,那岂不是‘蓬荜生辉、光宗耀祖’,岂不该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好好地庆贺一番。可惜,我没有高兴起来,反而像吃了‘不知好歹的狗屎’一般恶心、呕吐。其实,拿钱买名倒也划算,你图名、他图钱各取所需,只是要实话实说,不必遮遮掩掩像个做贼似的。我到很赞成一些媒介,找个中介人穿针引线,想发表文章就按档付费,彼此两不相欠。这等豪爽来得痛快、敞亮、光明磊落,不失为一种敛财的技巧。

要说也是,许可官贪、坏人骗、商人赚、为什么文化人就不可以算计赚钱呢?大家都“一切向钱看”我取些钱财又有何妨。就是,只怕这样一来腰板硬挺着和穷苦者多享受些晦气,反正有的是人,不缺你一个,谁叫你不入流呢。

(文/流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