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上坟_散文:上坟

上坟

在家乡小村里,在过年吃团年饭前,要到自己家的逝去的亲人的坟上去看看,给上上香,烧些纸钱,放一挂鞭炮,一是对亲人的看望,过年了,活着的人要过年,死去的人也要过年,就给烧些纸钱。二是寄托内心里对亲人的一种哀思,尤其是在这过年的时候,家家都盼望团聚,可是在去年过年还在一块的亲人,今年就不能在一块过年了。

随着商业的冲击,让家乡小村里,好多过年时记忆里美好的东西,都被冲掉了,可是,在吃团年饭前,要到亲人的坟上去看看的风俗,却一直未曾改变。

我在很小的时候,记事的时候起,每在过年的时候,要吃团年饭了,父亲就带着我,到已经逝去的亲人的坟上看看。那些亲人,有母亲娘家的人,我的外公外婆,也有我们这个家族的老先人,哪是父亲父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祖太爷了。但是,对这些人,我的记忆和感觉是模糊的,我只记得我的爷爷。也就是父亲的老子。父亲在这些我们家族的先人坟前,那么虔诚的跪下,烧纸,上香,磕头,放鞭炮,让后念叨着要他们保佑的话。让后父亲也让我磕头,祷告,祈求坟里的先人保佑。父亲对我说,这些老先人,就是我们这个家族的根,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就这么一代代的延续下去。一直延续到他,再延续到我。父亲对我说,不论何时何地,过的怎么样,都不能忘记了老祖宗。

当时对父亲的话,不是完全的懂,现在是懂了。让人痛苦的是,我懂了的时候,先是父亲先爷爷去世,黑发人送白发人,然后爷爷去时。这么,每到过年吃团年饭前,就要去爷爷的爷爷的坟上上香,烧纸,然后去爷爷飞坟上,再去父亲的坟上。去爷爷那辈往上的老祖宗坟上,我的心里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他们大都是七八十岁后去的。叶落归根,人都要死的,谁也奈何不了这宿命。可是,去父亲的坟上,我的心里,总是痛苦的,会勾起许多的和父亲在一块的往事,想到就让人心酸,落泪。父亲受了一辈子苦,人本性善良,可是命却是那么的短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命。

心里这几年,被许多的事情,已经划的伤痕累累,在过年了,吃团年饭前,我想去父亲的坟上,可是又怕敢去,我的心已经够疼的了,怕去父亲的坟上,增添我更多的痛苦。就让弟弟去。

对那些被商业击碎了的家乡乡村过年的美好情景,在遗憾的同时,只有顺应。我感谢的是不论商业如何的击打,家乡的乡民们,把过年了去亲人的坟上看看的风俗保留了下来。过年了,活着的人是快乐的开心的,但是,却因为逝去的亲人,人却不能像个镜子一样的完美了,不免让人伤感。那么就去亲人的坟上,烧纸,上香来表达哀思,也让地下的亲人知道,活着的亲人,是永远都没有忘记他们的。

逝者已长逝,再这么哀伤也换不回来往日的欢聚时的幸福快乐,一切也许就是天意,就是命运。人是熬不过天意的,顺应天意何自然吧!破镜虽然残缺,不还是依然能映照出生活。生活原本就是不完美的。何必追求完整。这么想时,爱为亲人的逝去,不能团圆时,却也能珍惜现在的永远,好好的过一个年,也许现在的,在日后回忆起来有是幸福的。

父亲早早的去了,他就把手中的接力棒交给了我了。我知道不论我是否感到自己长大,能支撑起生活的重担,都义无反顾了。面对生活中的灾难和不幸,唯有的就是自己的坚强。这么想,好多年都怕干去父亲的坟上的我,在吃团年饭前,要去父亲的坟上看看。

过年,是欢乐的,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在辞旧迎新的时候,在家乡的乡间的路上,总走着我的乡亲们,腋下夹着火纸、香、鞭炮,怀着一样的心情,去亲人的坟上。

从亲人的坟上回来,活着的人,就要吃这一年的最后一顿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