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柳宗元传文言文翻译

能够找到柳宗元的墓址是一个意外。此程来西安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寻找杜牧的墓,虽然这个地址也不确切,后来经李欣宇先生辗转联络,总算得知杜牧墓址位于少陵原上的西司马村,而后与另外两个朋友共同乘车前往此村探寻。幸运的是,在村边遇到了正在接娃放学的关华夏老先生,未曾想到的是,关先生家的新居,就建在杜牧墓的前面,这样的惊喜在无数次的寻访途中少有发生,而后跟随他来到了杜牧墓的旧址。在他的描述下,我等几人终于听明白了此墓的变迁历史。

虽然找到了杜牧的墓址,但还是觉得那座大墓在几十年前被拆毁了是个大遗憾,在众人的惋惜之中,我问关华夏,本村还有什么古墓?关先生的话让我等四人目瞪口呆:“还有柳宗元的墓。”多少年来,有不少的人都在探究柳宗元墓究竟在哪里,虽然在广西的柳州有柳宗元的墓,但所有人也都知道,那只是衣冠冢,真墓究竟位于何方,也只能任凭后人猜测了。然未曾想,柳宗元之墓竟然跟杜牧墓处在同一村中,这个说法让我们难以置信。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此路从东向西,贯通西司马村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在这里看到本村的村名

而后是一番追问,关华夏斩钉截铁地说:“柳宗元的墓就在本村!”但他同时补充道,柳墓的情形也如同杜牧,在几十年前被挖得没有了痕迹。虽然如此,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知道此墓的具体位置,于是热情邀请关先生上车带路,他说距离很近,用不着开车,而后众人便徒步跟在他身后,从西司马村的村东方向往村西走去。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小小的便利店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村的中心还能看到这些老房子

就北方的情况来说,西司马村的面积不小,关华夏说,本村有两千多人,从村里新盖起的楼房看上去,该村的生活较为殷实。但在村中心的位置,却有着一些倒塌的土坯房,而在这个十字路口上,还有一棵很老的古树,该树已经半枯,剩余的部分依然是枝繁叶茂,回来后查资料,我才得知此树名为皂角树。在村的旁边有一个很小的百货店,店的门口有十几位村民,这些人看到了关华夏,纷纷跟他打招呼,老关跟众人说:“我带他们去看柳宗元墓。”看来,本村的村民们也都知道这件事。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这两位兄弟一路陪同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这一位也跟着凑热闹

无意间在商店的门口,我看到了村名,于是立即端起相机拍照,这些村民们纷纷躲避镜头,其中一位老汉指责我为什么不拍现代化的新农村,而专拍这些破房子。我告诉老人,自己并没有嗜痂之癖,只是因为我始终在村内找不到村名牌,尤其在村口时,那些接孩子的人们告诉我,村名牌已经倒伏在了水沟里。听到了我的解释,村民们纷纷笑了起来,看来他们都知道村名牌倒伏之事。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在村中只看到了这一个号牌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颇具特色的大门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有创意的立体瓷砖

过了村中心的十字路口,继续向西行,走到村边的位置,关华夏指着一片田地说:“这里就是柳宗元墓的原址。”展眼望去,平坦的麦田里,看不见任何凸起之物,众人纷纷请关华夏确认没有找错。而此时,也有几位上了年纪的村民跟了过来,他们纷纷讲解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刨平此墓的原因。众人说,原来这个坟十分高大,后来生产队用土,就陆续从这里取用,渐渐地就挖平了。欣宇兄问众人在这里挖出了什么,这些人说,当时只是把坟挖平,并未向下挖,故墓葬的情况未曾看见过,看来柳宗元依然长眠于此地之下。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从此巷穿出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眼前是一片菜地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老人告诉我,这块地本就是柳宗元的墓址

虽然看到这个结果,我们都大感遗憾,但有了这个意外收获,还是有些兴奋。在返程的车上,欣宇兄向我讲解着十余年前西安附近盗墓之猖獗。他说当地因为偶然的原因破获了一个大案,而得到线索的因素,是捡拾到了一个内存较大的硬盘,而后发现里面所拍的照片都是古墓挖开后的情形,然而这是何人所为,却找不到结果。而后不久,有一位研究生在某个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内容正是一位古人的墓志铭,而此墓志却从未被发现过。公安机关找到了这位学生,在强大的攻势面前,这位学生交代出了他从哪里买到的这张墓志铭。后以此为突破口,终于抓到了一个势力很大的盗墓贼,而此人正是那个丢失大硬盘者。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离柳宗元墓最近的院落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讲述当年的情形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离柳宗元墓最近的院落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这一位证实着关老爷子的讲述

经过交代,公安方面方得知真正的内情,原来此人经常用爆破的方式挖开一些古墓,但是墓里的东西运出来,一是堆放问题,二是担心买家怀疑真伪,于是此兄发明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照相摄影方式,拍下墓内情形,然后带着照片或者硬盘到国外跟买家商谈,由买家指定要墓内的哪几件物品,这样可以保证该物的确是出自古墓,然后这个人再从墓内把原物盗出,偷运到海外。这样,买主可以核对他所买到的古物确实是出自某墓。听到这样的离奇故事,令我感慨盗墓贼的专业水准,同时也庆幸柳宗元墓依然未曾被盗挖过。但众人纷纷跟我说,我的这个估计也是一厢情愿,说不定柳墓已经不知道被盗挖过了多少回。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今日村中的饮水工程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竟然看到了一篁绿竹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当年家中的大件

仔细想想,当年柳宗元的日子过得不那么宽裕,他的墓内似乎也不会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不过他到底有多少钱,其实我也不了解,我对他有限的了解,不过就是在上学时,于课本中读到过他的几篇散文而已。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西司马村当今的街景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柳宗元墓址旁的另一户人家

其实柳宗元不是长安人,他的祖籍本在蒲州解县,这个地方就是今天山西运城西南的解州镇。如此说来,柳宗元应当是关云长的老乡,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他自称是河东人,故而他又被称为柳河东,而他晚年担任过柳州刺史,故其又被称为柳柳州。然而他出生的时候,就是在长安的西南,应该就在这少陵原一带。当年他家在长安城内还有一所住宅,此处住宅面积虽然不大,但却是祖产所留。柳宗元在《寄许京兆孟容书》中说:“家有赐书三千卷,尚在善和里旧宅,宅今已三易主,书存亡不可知。”他们家竟然有三千卷皇帝赏赐的图书,可见早年也是朝中得宠人士,可惜到了柳宗元这个时代,不但书不见了,房子也几经转手,早跟柳家没有关系了。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柳宗元撰《柳柳州合作》六卷,明崇祯三年郑寿昌刊本

好在宗元很争气,在唐贞元九年考中了进士,他那一科进士及第者,总共有三十二人,其中的名人除了柳宗元,就数刘禹锡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使他二人成了终生的好友。按照唐朝的规定,刚刚考中的进士,都要从低级官员做起,柳宗元于是就成为了集贤殿书院正字,这个工作应当算是而今出版社里的校对,这仅是个“从九品上”的小官,再后来他经过自己的努力,逐渐有了些起色,因为他参与了“永贞革新”,后来在保守势力的反扑下,革新派的这些人全被贬官外放,柳宗元也被贬到了邵州,在他还没有渡过长江的时候,又被加贬到了永州。多年之后,柳宗元又再次被外放到了柳州。

据说,他被贬到柳州也是命中有此一劫,《因话录》卷六录有这样一段故事:“柳员外宗元自永州司马征至京,意望录用。一日,诣卜者问命。且告以梦曰:‘余柳姓也,昨梦柳树仆地,其不吉乎?’卜者曰:‘无苦,但忧为远官耳。’征其意,曰:‘夫生则柳树,仆则柳木;木者,牧也。’君其牧柳州乎?卒如其言。”

柳宗元好不容易从永州回到了长安,他满以为能够得到重用,某天他见到了一位算命者,于是便跟此人说:我姓柳,但我昨天却梦到有一棵柳树倒在了地上,这个梦是不吉利的吗?算卦的人告诉他: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你有可能被派到边远的地方去任职。宗元问此人为何有此说,这人向他解释道:一棵柳树倒在地上,就成了柳木,“木”跟“牧”同音,而“牧”正是管理的意思,如此说来,你有可能会到柳州去任职。而后的结果,果真如此人所言。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柳宗元撰《重校添注音辩唐柳先生文集外集》二卷,宋嘉定七年郑定刻本

有可能那位算卦的人并未把卦语解释完,因为柳宗元最终就死在了柳州,终年仅四十七岁。也正因为柳宗元来到了永州,才有了那篇著名的《捕蛇者说》,这个名篇起首就称: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这篇文章是我中学课本中的必背篇章,然而以上的这个段落却不在背诵的范围之内,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对该文特有感觉,于是将整篇文章都背诵了下来。这篇文章的主体,则是柳宗元借捕蛇人之口,道出了当地百姓生活的不容易:

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饿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疬,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而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

当时柳宗元听捕蛇人说,他家三代捕蛇,爷爷和父亲都死于蛇口,而这位捕蛇者从事这个行业已有十二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发生过数次的危险。柳宗元听后,心生悲悯,他跟此人说:你别急,我会通报有关部门,让他们给你换岗。捕蛇人听后,立刻悲伤地哭了起来,接着说了以上那一大段话。捕蛇人说:您柳首长如果真的同情我就不要这么做,因为我的工作虽然危险,但远好过征地纳税交粮,如果我不从事捕蛇这个职业,说不定早就死了,因为我的乡亲们大多是老老实实种地,结果他们付出很大的辛苦,几乎把所有的收入都交了税,还是被饿死了,所以,虽然我从事这种危险的捕蛇行当,但毕竟活到了今天,远比乡亲们过得好多了。

柳宗元是借捕蛇人之口,道出了那个时代对百姓的盘剥,而其写文章的巧妙之处,就是通过对眼前事物的描写,而后得出他另外的感慨: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柳宗元:圣人之言,期以明道(上)韦力撰

柳宗元撰《河东诗钞》四卷,清雍正五年遂安堂刻唐宋八大家集本

这最后的几句话,才是柳宗元该文章的主旨,前面的大段描述不过就是铺垫。孔子曾说,严苛的政策对于老百姓来说,比虎患更令人害怕。柳宗元说,他当年怀疑孔子说的是不是有些夸张,今天听到了捕蛇人的这番话,终于相信狂征暴敛的纳税制度确实比毒蛇还厉害,他写这篇《捕蛇者说》,其目的就是希望皇帝派来了解民情的官员能够知道这样的实情。

中学课本中还有一篇柳宗元的名作,那就是《黔之驴》。这篇文章当年也是要求全文背诵者: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博。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然而在我所学的中学课本中,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没有收入最后一段柳宗元的感叹之语,但是这个有趣的故事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其实上学之时,只是懂柳宗元写的是怎样一个故事,但这个故事究竟说明了什么,当时并不了解,直到后来读到了柳宗元的这段感慨:“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才明白他究竟想发出怎样的感叹。

对于我个人而言,其实我最欣赏他所写的那篇《蝜蝂》:

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卬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

这是柳宗元所写的字数最少的一篇杂文,可惜这篇文章中学课本中未曾选入。我喜欢该文的原因,是柳宗元文中描写的这个小虫子的行为跟我很类似,我觉得自己喜好收藏,这种心态也跟蝜蝂一样,每见古物,尤其是古书,总希望将它弄到手,而完全不考虑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负担得了,我也真担心自己的结局就跟蝜蝂一样,终有一天不堪重负。

然而柳宗元写这篇文章的落脚点,并不在于对这种奇特小虫子的描写,而是想通过这只虫子来说明一种现象,比如尚永亮在《柳宗元诗文选评》中就给出了具备理论高度的解读:“作者并不满足于对蝜蝂的直观描写,而是要借此描写来讽刺世上那些有如蝜蝂一样的贪婪之人。所以文章的后半部分掉转笔锋,直指‘今世之嗜取者’;他们遇货不避,唯恐所得不多,所积不厚……‘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寥寥数语,活画出一批循财者可憎亦复可悲的面目。”如此说来,蝜蝂是贪婪之人的象征,而我却以此来自喻,如此低的境界真令达者哂笑。

柳宗元所作散文还有一个题材是广受后世所夸赞者,这个题材便是他所作游记。当年他被贬到永州,可能是有了闲暇,在这一时期写了不少的游记类散文,其中一组名为《永州八记》,“八记”中最受后世夸赞者乃是《至小丘西小石潭记》,该《记》上半部分如下: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

这篇文章虽然不长,描写的景物只是一个小水潭,但他却能将水潭以及周围的情形描写得十分细腻传神,故而吴小林在《唐宋八大家》一书中夸赞该《记》说:“全文总共只有二百多字,可是融写景、叙事、抒情于一炉,极尽刻画描摹之能事,把石潭附近的景色不仅写得富有画意,而且饱含诗情,充分显示了柳宗元山水游记的卓越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