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何处 [情归何处「散文」]

 原以为真心去爱就会得到天长地久的爱情,原以为属于我的爱情一定会幸福美好,在我没有经历爱情之前;原以为努力去拼就会拥有无怨无悔的青春,原以为属于我的青春一定会绚丽多彩,在我没有走向社会之前。

然而,在我经历了爱情,经历了刻骨铭心而伤心透顶、难分难舍却不得不舍的爱情之后;在我走向社会,走向人心叵测且物欲横流、让我伤痕累累且焦头烂额的社会之后,才知道,一切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幸福美好,抑或,无怨无悔。

是的,一切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

在我泪流满面地看着深深爱恋的女友转身离去,而我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怀疑过爱情;在我心冷如冰地看着善良一生也贫苦一生的母亲老泪纵横,而我同样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怀疑过生活;在我无可奈何地看到苦苦追寻的梦想渐次破灭,而我同样无能为力、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怀疑过命运……怀疑过,甚至,怀疑阳光下和空气里所有的一切。

所以,我拒绝跟这个世界交流,在我没有认识网络之前。我紧闭心门,紧闭曾经打开,渴望阳光和空气,渴望爱情和幸福的心门,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已经破碎溃烂的心不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又渴望跟这个世界交流,在我认识网络之后。我从封闭的窒息中,从孤独,从寂寞,从深深的忧伤中走了出来,我想在自由的网络上寻找到那怕是一点一滴的温暖和慰籍。

我把所有的心思和泪水藏在一个个虚拟的网名之中,以鸟儿向往天空般的渴望走进了虚拟的网络,渴望寻找到一片让我能够飞翔、给我自由空间的天空;以花朵对于季节般的真诚走进了聊天室,渴慕心与心能够相识相知相恋。

我看见了,看见了阳光下最纯洁最美丽的情感,看见了最灿烂的笑容盛开在我的世界;

我听见了,听见了黑暗里最温暖最真诚的声音,听见了最渴望的声音呢喃在我的耳畔;

我找到了,找到了生命中最幸福最美好的爱情,找到了最向往的爱情出现在我的青春。

原以为我再也不会去体会那如刀深刻的孤寂和忧伤,原以为苦苦寻觅到的爱情已经离我很近很近,原以为我已经拥有了我一生一世的幸福和甜蜜……我原以为会是这样。

然而,虚幻的网络毕竟虚幻得让人心痛、心伤、心酸、心碎欲裂,让人无法捉摸,网络上任何至真至诚、至纯至美的情感在现实里却难以找到生存的土壤,就像镜花水月般虚无飘渺,像空中楼阁般无根无基,像海市蜃楼般遥不可及。

我伤心无比地看着努力追求过的,像花一般美丽而多情的女孩离我而去;

我伤心无比地看着深深幻想过的,像诗一般丰富而浪漫的生活离我而去;

我伤心无比地看着苦苦渴望过的,像梦一般缠绵而悱恻的爱情离我而去。

我伤心无比,无比伤心。

我又重归于最初的寂寞、最初的孤独、最初的忧伤、最初的无奈之中,像一条遁入茧内的蚕。

茧内,让所有痴心做过的梦一一醒来,让所有疯狂悸动过的心渐渐平息;茧外,让所有的刻骨铭心变成云淡风轻,让所有至深至痛的往事化为过眼烟云;让所有给我铭刻下最深记忆,遗留下最痛伤痕的人都消失吧!像初恋里那场不愿分开却不得不分的爱情,像沙滩上那排不忍退去却不得不退的潮水,像风雨里那朵不愿凋谢却不得不谢的花朵,像我在聊天室曾经使用过的一个个浸透泪水和忧伤、梦想和渴望的网名一样消失,消失,消失得无声无息、无影又无踪。

“微笑天使”,“虹子”,“梦影”……这一个个曾经走进我世界,给过我温暖和梦想的网名。

“五月”,“黑鸽子”,“游荡的野狗”……这一个个我真正使用过,浸透我泪水和渴望的网名。

如今,当我在每一个难眠之夜,一次次,一遍遍抚摩这些温暖抑或寒冷的网名,抚摩那些甜蜜抑或苦涩的往事和记忆的时候,心尖,依然被一次次地刺痛;心中,依然弥漫着一阵阵的伤感;心底,依然在一遍遍地轻声呼唤着。

花一般美丽而多情的女孩,毕竟是我所努力追求过的;

诗一般丰富而浪漫的生活,毕竟是我所深深幻想过的;

梦一般缠绵而悱恻的爱情,毕竟是我所苦苦渴望过的。

如今,一切都远去了,像掠过头顶的云,像吹过心湖的风,像飘过眼前的烟,像流过身边的水……一切都远去了。

然而,无论如何,我还是感谢聊天室。是它,让我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上,在冷漠的钢筋水泥丛中,在居心叵测的人群之中,知道了自己胸中依然有梦,眼中依然有泪,心中依然有爱;是它,让我在寂寥孤苦的人生之旅,思有所系,心有所念,情有所至。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像鸟儿一样掠过聊天室,自由地飞翔在网络之上,方知道翅膀上凝结的梦有多深。

“五月”是我首先在汉源聊天室注册的一个网名,也是我在互联网上真正使用的第一个网名。

看着这个名字,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那个草长莺飞、如诗如画、万物生机勃勃的季节,没有人会把它同一个醉生梦死、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人联系起来。可是,我使用了它,而我,那时候是个彻头彻尾游手好闲的人。

那时候,我刚刚从南方回来,也是从我的那场旷日持久、伤心透顶的初恋中走了出来,那个和我相恋五年多的女孩最终离我而去,永远地迷失在南方那个繁华都市。我揣着一颗溃烂已极的心情,想着她的冰冷眼神,心灰意冷地回到了汉中,回到那个位于秦巴山区腹部的小城。

我有班不上,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在度过无数个以泪洗面、以酒度日的日日夜夜之后,我的泪干了,梦醒了,心也死了。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命运抛弃在荒原上的一块石头,在没有阳光照耀、没有爱情流淌的枯涸的河床上一块没有灵魂、没有生命的石头,没有了激情,没有了欲望,浑浑噩噩、行尸走肉般地虚度着属于自己的日日夜夜、年年岁岁。那场爱情已经让我彻底丧失了对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我原以为自己的心从此将静如止水、冷如死灰、烂如朽木;原以为自己的世界不会再有爱情、阳光和空气。

然而,命运让我认识了洁,那个网名叫“微笑天使”的女孩,在那个时候,在那样的心情下,在那个小小的网吧门口。

十七岁的洁站在小小的网吧门口,亭亭玉立、娇柔美丽,像一朵在阳光下静静绽放的花朵一样。她一边和她的网友又说又笑,一边看着走到她身边的我。她甜甜的笑容,大而明亮的眼眸,以及全身洋溢的青春气息和我当时溃烂已极的心情形成强烈而鲜明的对比。她的头顶就是五月碧蓝、纯净的天空,她长而柔顺的秀发在五月轻柔的风中恣意飞扬……我静静地看着她,看着清纯似水、美丽如花的她。

那一刻,原本混沌、浑浊的心情骤然清爽、纯净了许多;

那一刻,原本静如止水的内心竞潮水般涌起一种柔情、一种渴望、一种想要拥抱和亲吻她的冲动;

那一刻,我隐隐地闻到了五月芬芳弥漫的花香;

那一刻,我清晰地看见了五月碧蓝、纯净、纤尘不染的天空;

那一刻,我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胸中疯狂悸动的心音。

那一刻的感觉好美,那一刻的感觉真的好美好美,那一刻的感觉在我每每想起的时候恍如梦中。恍如梦中!

我知道了她的网名叫“微笑天使”。

她真的就像天使一样,在五月多情的季节里,在五月恬静的天空下,在五月轻柔的和风里,带着美丽,带着微笑,带着全身洋溢的青春气息,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

那天,我注册了“五月”这个网名。我希望我的青春就像五月这个美丽而多情的季节一样充满生机,充满欲望,充满对未来美好日子的渴望。

此后,我整日坐在电脑前静静地等她进入聊天室,或者,徘徊在那个小小的网吧门口,期待着她的出现。我渴望看见她那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渴望听见她那甜甜的、柔柔的、暖暖的声音,渴望看见她那如白蝴蝶般轻盈飘动的身影……甚至,我渴望在某一天能够将她轻轻地拥入怀中,深深地亲吻她……

那时候,只要一想起她,即使再空虚再孤单的日子也会变得最充实最丰富起来;那时候,只要一看见她,即使再阴晦再潮湿的心情也会变得最明媚最温馨起来;那时候,她似乎已经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在聊天室给她讲我的故事,那些甜蜜的、苦涩的、刻骨铭心的往事,她敞开少女纯洁而多情的心扉给我讲她简单而美丽的心思,她的泪水,她的欢笑,她的多愁善感,她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我在走近她的同时,她也走近了我。我珍惜着和她相处的分分秒秒,时时刻刻沉浸在一种无比的幸福和激动之中,那段日子是我从初恋的阴影和伤痛里走出后最感美好和温馨的日子。

虚拟的网络让我认识了真实的她,小小的聊天室让我们的心一次次汇合交融。这一点,我永远感谢网络。

日子在不紧不慢地流淌,在温馨中,在渴望中,在梦想中,在对她无尽的思念和依恋中不紧不慢地流淌,像水一样流淌,流淌的全是对她的爱。很多时候,我很想告诉她那个“五月”就是我,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她面前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男人,那个比她大了许多的男人。但我怕她失望,更怕我会失去她,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情缘。

一天,她在放学时见到了我。

“‘五月’真的是你吗?”她仰起花朵一样粉红柔嫩的脸,扑扇着那细细的、长长的、黑黑的、翘翘的、清晰可数的睫毛,睁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告诉我,真的是你吗?”

我点点头。“让你失望了吧?”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她的眼睛晶莹明亮,像一泓未被丝毫污染的泉水一样纯洁坦荡、清澈而澄净。

“有点,”她淡淡一笑,“我只是说有点!”她依旧在笑,深深的酒窝里荡漾着蜜一般的柔情,像风一样拂过肌肤,像酒一样在心头弥漫,微醉的感觉传遍全身。“不过我现在感觉你不是那么讨厌了。”她的笑很容易让我想起初恋,暖暖的感觉开始在心头弥漫开来…..“帮我‘泡点’好吗?”临走的时候,她对我说,她那小巧、润泽像花瓣一样的唇在翕动的时候,使我禁不住很想……很想……很想吻吻它。

她给了我她网名的密码,一同给于我的还有她那甜甜的能够融化千年冰层的笑容。

所谓“泡点”,其实就是一种很无聊乏味的增长经验值的办法:进入聊天室后,每停留一分钟,经验值就增长一点,不同的点数有不同的级别,不同的级别有不同的功能。不过,再无聊再乏味的东西只要和她联系在一起,也会变得充实和丰富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对她愈来愈浓的爱慕中一天天过去。“泡点”成了我每天最重要的事;和她聊天,成了我每天最幸福的时刻;见到她,成了我每天最快乐的事情。

你真的该好好生活了!

我一次次对自己说。为自己,为洁,为这世上所有你深爱和深爱着你的人好好生活吧!我一次次地劝自己。忘掉那场毫无意义且伤心透顶的初恋吧,那场爱情已经整整屠杀了你那么长的青春岁月,泯灭了你所有对生活的渴望和激情,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难道要在那些阴晦、潮湿的阴影里面生活一辈子吗?你也该做一些事情了吧!把关于那场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忘掉吧!然后轻轻松松生活,清清爽爽去做人,这世上毕竟还有值得你深爱的人。

半年多很快就过去了。我惊讶地发现:当我整天沉醉在聊天室里的时候,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被我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当我一次次劝告自己好好生活的时候,信心和勇气又重新回到了我身上。

我上了班,结束了那种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生活,开始设想自己的未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洁,那个像天使一样纯洁美丽、天真可爱的女孩。

也许,这世上美好的日子总会匆匆而逝!就像李煜的那首词里写的一样: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我没想到:就在我整日打算着怎样才能让她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时候,就在我整天沉醉在和她相处时那温馨和幸福中的时候,她要转学了。

“过几天我就要走了,去我父母那里上学,你是不是还留在这个无聊透顶的地方继续这种醉生梦死、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放荡形骸的生活?是不是还继续浑浑噩噩地挥霍青春,虚度光阴?”洁站在马路边那宽大浓密的梧桐树荫下,依旧仰起她花朵一样粉红、柔嫩的脸,睁着一双漆黑明亮、不谙世事的眼神,扑扇着那长长的、弯弯的、黑黑的睫毛说。

我的心莫名地阴郁起来,在夏日灿烂的阳光下,在她楚楚动人的眸子下,忽然就阴郁起来,怅茫起来,酸楚起来。“你走后,我也就离开这里,我说过,在没有爱情生长的地方,我是不会停留片刻的。”我抬起头,天空蓝得伤感,这个夏天莫名地寒冷起来。

我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我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

我爱你。

可是,可是这种爱在现实里又是那样的虚无飘渺、遥不可及,我和她隔着近一代人的距离。十年一梦,三千多个日日夜夜。这时空的距离又有谁能够跨越?我不知道对她产生的这种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情是什么?友情?爱情?还是一种什么都是什么也都不是的什么感情?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呵!我只知道,她是一个走在阳光下的女孩,她是一个从未经历过爱情的纯洁女孩,她有灿烂美好的未来;我只知道,我舍不得她走;我只知道,我爱她,很爱很爱她;我只知道,我的青春正在像退潮的海水一样以无法挽留的速度渐渐远去,人生最纯最真、最洁最净的青春岁月已经被我涂抹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我只知道,生命中最纯洁的感情将要离我而去,最灿烂的笑容将要离我而去,我最爱的人将要离我而去……我只知道这些。

我感到了难过。

“去逛逛吧!”洁似乎看出了我心中难言的苦楚。她幽幽地说,似乎也带着一种伤感,一种让人更加伤感的伤感。

沿着一条通往郊外的小路,我们走着,身后,喧嚣嘈杂的声音渐渐隐去。

“其实我觉得你这人还算可以,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坏。”

“这也许应该感谢网络吧,它让我更好地伪装了自己,使你看不到我的丑陋。”

“可我觉得是网络让我认识了真实的你,改变了我以前对你的看法,我想如果没有网络的话,我们肯定不可能认识,即使认识,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洁,“洁,有一个人,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那种感情虚无飘渺且毫无结果,但他还是一心一意地去爱,无怨无悔地去爱,忘记一切地去爱。他没有太多的祈求,也没奢望有什么回报,他只想能看见她那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样子,只想能够经常看见她的笑容,听见她的声音,他真的很爱很爱她,真的……”我感到自己的嗓子发哑,鼻子也酸涩起来。我抬起头来,看着在残阳下闪着亮光、曲曲折折、逶迤而去的河流,像看着自己那渐去渐远、错误盛开、面目全非的青春。

洁仰起粉红的脸,目光迷离、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

远方,山光秃秃的,天空灰蒙蒙的;脚下,成片的垃圾像皮肤病人身上溃烂的伤口一样蔓延开来,伸向目光不可企及的远方;布满油污的河水散发着异味……

几年前,这里还是河水清清,清清的河水里小鱼成群;河边绿草如茵、芳草萋萋;远山上树高林密、绿意浓浓。一到夏夜,各种各样的野花和萋萋的艾蒿草就散发出阵阵泌人心脾的清香…… 可是现在,在岁月的流逝中已面目全非,就像我那错误盛开的青春。

一座被阉割的山;

一条被强奸的河;

一方被蹂躏的天空;

一片被玷污的土地!

一个纯洁的女孩看到这些会怎么想呢?她的面前还站着一个醉生梦死的男人!

不知道这一刻她在想什么?

看着洁那迷茫的眼神和若有所思的神情,我有些心动,禁不住伸出手臂,轻轻地将她那消瘦的肩膀揽了过来。她的双肩光滑,像玉一般的光滑;她的身体柔软,像水一样地在我怀里流淌。她抬起头,在我的怀里,她的眼神闪过一丝惶恐和无助,小小的身体在我的怀里轻轻地颤抖……

那一刻,成了记忆中最让人心动的一刻、最温馨的一刻、最难忘的一刻。至今想起来,仍然清晰如昨,恍如梦中。

我们走着,谁也不再说话。不知道洁在那一刻会想些什么?而我,仔仔细细地回味着拥抱洁时产生的那心旌摇动的一瞬,渴望着能再一次拥抱着她,抚摩着她,亲吻着她。然而,当我再次伸出手的时候,却感到了手臂的僵硬和心中的酸楚,再一次产生了自惭形秽和无地从容的感觉。在年青、美丽、朝气蓬勃的洁面前,我是真的很老很老,老的不堪入目了,像秋天的树,像树上干瘦的枝,像枝上枯黄的叶,像叶上萎缩的经络。

送洁回去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开始沿着通往山顶的小路慢慢地走。我想静一静,很想静一静。

到了山顶,不觉,天已黑了。我想着认识洁的日日夜夜,想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想着和她紧紧拥抱时产生的那心旌摇动、荡人心魄的一瞬……想着她的一切一切。

我们的相识,没有罗曼蒂克的情调,没有花前月下的呢喃,没有朦胧诗般的浪漫,没有天长地久的誓言,没有狂热,没有误会,有的只是深深的理解和信任、深深的依恋和爱慕。我感觉她已经走进我内心深处,占据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而我,已拥有了她一切的一切。

漆黑的山顶上,无星无月,伤感像黑暗一样淹没了我的心。

洁,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一遍一遍地喊着,喊着,空荡荡的山谷传来空旷而悠长的回音,然而很快就被掠过草木的呼呼风声撕碎。喊着喊着,我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有呼呼掠过耳边的风声,像哭的一样。

好孤独好孤独的声音啊!好孤独好孤独的感觉啊!好孤独好孤独啊!

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至于什么结束了,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一切都已经匆匆地结束了。而洁,像一片轻轻飘过我心湖的云,映照的只是一个匆匆而逝的我无法挽留的倩影;像一朵静静绽放在我心之夜空的昙花,弥漫的只是短暂的无法挽留的芬芳;像一缕烟;像一阵风;像一场梦。

那天晚上,我在山顶上坐了整整一夜。没有人知道我流了一夜的泪,没有人知道我为了一个比我小了近十岁的小女孩流了一夜的泪,没有人知道我为了自己这段欲爱不能、欲罢又不能的恋情流了一夜的泪,流得伤感,流得无奈,流得悲哀,流得心碎欲裂……

下山后,路过小小的网吧,我走了进去,洁正坐在里面给她的网友回着帖子。拉过一把椅子,我坐在了她的身边,很想,很想对她说点什么。

“什么也别说了!”洁的眼睛看着屏幕,手,却停了下来。她的声音幽幽的,带着潮湿一切的水分。

我望着身边的洁,望着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涯的洁,望着深深爱着却无法挽留的洁,望着比我小了近十岁的天真、美丽的洁,感觉到这个夏天所有的雨水都流进心头,心中所有的地方被渐渐地湿透,一点一点地湿透。

也许,真的什么也别说了,即使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还是把所有的话都埋在心底吧,然后沤成粘稠的沼泽,让自己陷下去,无影无踪。

这个让人心碎的夏天,这个夏天让人忧伤的午后,洁走了,带着她的美丽,带着她的微笑,带着她的梦想走了。

我没有送她。

重归于无所事事的我又开始在街上闲逛,不知道何去何从。何去何从?心里空空荡荡,像一枚被掏掉内核的果子;孤助无望,像一条被搁浅的鱼;像一只无枝可栖的鸟;像无穴可居的兽……我走着,伤感地走着,大街上双双对对的是别人的爱情,树荫下缠缠绵绵的是别人的幸福,一切都和我无关,除了内心的空虚和寂寞,除了眼中的泪水和伤感,除了满腹的酸楚和苦涩。

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然后一个人去了小小的网吧。坐在洁曾经坐过的那个位置上,登陆到我们曾经登陆过无数次、流淌过我们最真的情和最深的爱的那个聊天室,我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在弥漫升腾的烟雾中,心,纷乱得无法收拾。

汉源聊天室没有了“微笑天使”,那里对我只是枯井一口;我的世界里没有了“微笑天使”,我只是一具空空的躯体。我的灵魂,我的爱情,我的梦想,我的快乐,我一切的一切都已被她带走。

“微笑天使”离开汉中的那一天,就是我永远离开汉源聊天室的那一天。我曾经在BBS上给她写的帖子里说过这句话。我只想证明——走进聊天室,我纯粹是为了她。

那时候,汉源聊天室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垃圾场,里面各种炸弹满天飞,污言秽语遍地流;踢人的以踢人为乐,骂人的以骂人为乐。也许是因为级别高的原因,我莫名其妙地也被卷人那无聊的是是非非之中。聊天室的唇枪舌剑渐渐演变为BBS上的攻击挑战,虚拟世界里的是是非非演变为现实里的是是非非,最终,无聊的汉源信息港演出了无聊的一幕,而我,也因为自己的无聊付出了无聊的代价。

汉源聊天室……BBS…… 一篇帖子……5千元人民币……取保候审……汉中市第一分局……

除了汉源信息港那个无聊的网站,谁,又能够把它们联系在一起?

我决定离开汉中。在没有爱情生长的地方,我是不会停留片刻的。同样,在生长丑陋和错误的地方,我也不会停留片刻,那怕这里是我的家乡。

几天后,我辞了职,在一个阴雨霏霏、心都快要长满青苔的日子里,逃也似地离开了汉中,离开那个冷漠的小城,离开那个无聊透顶的地方。“五月”从此从汉源聊天室,从网络上,从所有熟悉它的人眼里消失了。渴望“生机勃勃,疯长一切欲望和激情”的“五月”最终被冻结在汉源聊天室的冷漠里面,冻结在那场欲爱不能、欲罢又不能的恋情里面,冻结在汉中市第一分局的笔录纸上,成了“霜冻冰封、满目凄凉”的“五月”。

“五月”的生命从我对那个小女孩的恋情开始,直到在汉中市第一分局的会议室里结束,历时近一年。

我走的时候,见了唯一想见的一个网友——菲尔,一个很漂亮很乖的高一小女生。

“汉中真的没有你值得留恋的吗?”她问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怎么说呢?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留恋能怎么样?不留恋又能怎么样?一个伤心透顶、失望至极的人,也许只有走,只有远远离开不顺心的一切埋头就走,才是最好的归宿。

可是,离开又能怎么样呢?

有些事情也许只要淡淡一笑就可以遗忘得一干二净,而有些呢,即使走到天涯海角,耗尽一生的时间和精力也忘不了,逃避不了,就像我对“微笑天使”的这段欲爱不能、欲罢又不能的恋情。

如果不认识“微笑天使”,也许我现在还不会如此深深地迷恋网络;

如果不认识“微笑天使”,也许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如此深刻地再去爱一个人;

如果不认识“微笑天使”,也许我还一直在汉中那个无聊透顶的地方继续颓废、继续消沉、继续堕落下去;

如果不认识“微笑天使”,也许……

也许吧!在虚幻的网络和难以捉摸的现实之中,也许一切的也许只是也许。

离开汉中,我去了古城西安。

一踏上这块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我的眼睛就开始潮湿起来。这个城市生长过我终生难忘的初恋,这个城市流淌过我多年的青春岁月。我恍惚又看见十四岁就离家出走的我一个人孤单单地走在空荡荡的午夜街头,欲哭无泪地一次次把手伸进垃圾筒去捡那又臭又馊却可以填饱肚子的残菜剩饭,恍惚间又看见年少的我仅仅因为拿了别人一个馒头而被打得头破血流之后,一个人躺在下水道旁泪流满面……

多年过去了,这个城市变化了许许多多:道路拓宽了,烂房子破屋子也不见了,草坪多了起来,楼房也高了许多……

而我呢,这几年变成了什么?站在曾经去过无数次的城墙上,望着被苍茫暮色渐渐淹没的城市,我问自己,一次次地问自己,一遍遍地问自己。只有消极,只有堕落,只有颓废,只有在迷茫中一次次地放纵自己。

这个城市在一天天变得美丽起来,而我的世界呢,却在一天天变得荒芜,变得空白,变得黑暗,像没有太阳的荒原,像荒原上没有水流的枯涸的河床,像河床上没生命和灵魂的石头。

一连几天,我登了钟鼓楼,上了古城墙,逛了兴庆宫,去了许多曾经去过无数次,给我留下过甜蜜和幸福,也留下过苦涩和悲伤的地方。我想一个人静静地感受这个城市,热泪盈眶地感受这里熟悉的一切、伤感的一切、给我信心的一切、给我勇气的一切和让我心灰意冷的绝望的一切。

最后,我一个人来到外语学院附近的一家网吧,注册了“黑鸽子”这个网名。我想它会像一只飞翔的鸽子一样,带我飞出那些阴郁、潮湿的往事,飞出那片伤心、晦暗的天空,飞到有明丽天空和灿烂阳光的地方。

在269家园网中,我很快就认识了虹子,一个16岁就开始走向社会,经常游荡在深夜霓虹灯下的十九岁的小女人。

初次见到虹子是在西部文化书城的网吧里。那天,当我在“友情聊天”聊天室和她聊了很久很久之后,虹子告诉我她也在西部文化书城。我惊喜万分!她是和我聊得最投机的一个网友,一直想见见她。

我将信将疑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四处寻找,忽然就看见了正在东张西望的她。她是那样漂亮,那样年青,那样让人心醉神迷,看着她,我怦然心动。

“想不到离的这么近。”虹子说,她那深深的冰蓝色眼影以及唇上浓浓的唇膏很容易让人想到深夜的霓虹。

“我一直感觉到你离我很近很近的,”我看着虹子浓妆艳抹的脸,“我真的感觉你离我很近很近。”随后,虹子说出去逛逛吧。

从网吧出来正是深夜,街上空荡荡的,四周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上霓虹灯光扑朔迷离,就像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张着猩红的唇,睁着迷离的眼,不断搔首弄姿,不停地变幻着色彩诱惑着夜晚孤独的灵魂奔向它们的怀抱。

走在午夜寂静的、空荡荡的街头,阵阵凉爽的风吹来,虹子长长的秀发飘飘扬扬、恣意飞舞。她像鸟儿一样伸出双臂,在午夜迎面拂来的风中伸开双臂,伸开那欣长、柔软的双臂,一袭白裙被风吹得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裙裾飘飘,身姿婀娜,曲线分明。

“好凉快呀!”虹子喃喃地说,大大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可爱得让人禁不住想要拥抱她。我伸出手臂,轻轻地将虹子拥入怀中,她的身体柔软得像一团流动的液体,在我的怀里波澜起伏;她的双唇芬芳得像两片香艳的花瓣,在我的唇边炙烈地绽放;她的舌像条快乐的鱼,在我的口中尽情地游曳……

那天晚上,我们心情都特别好,喝了很多酒,然后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

“晚上回不去了,我能不能去你那儿?”逛了很久很久之后,虹子靠在昏暗的、弱如萤尾的路灯下问我。

我没有理由拒绝。

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充满着浪漫,充满着甜蜜,充满着意想不到的惊喜;

就这样我们同居了,充满着渴望,充满着激情,充满着难以诉说的狂热;

就这样我们走进了爱情,从269家园网中开始,从西部文化书城的网吧里开始。

“我每天都给你做很可口的饭菜,让你不再像以前那样饥一顿饱一顿、有一顿没一顿的了。”虹子依偎着我,千般柔情,万般娇媚。

吃着她做的饭菜,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欲望。我想起母亲,想起经常为我做饭洗衣的母亲,想起了为我牵肠挂肚的母亲那双憔悴期盼的眼神。虹子的出现为我诠释了家和爱情的所有内容,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家园,肉体的和灵魂的家园。

所以,我没有在乎过她的过去,真的没有在乎过她做过小姐。

在和虹子相处的半年间,我没有揭穿过她每一个让我无法相信的谎言,没有指责过她每一件让我伤心难过的事情。不是我不在乎,不是我不明白,不是我不想对她说也不是不想揭穿和指责她,我怕那样会伤害她,伤害我们的感情,更怕因此会失去她……

在甜蜜和苦涩、温暖和寒冷一样多的半年时间里,我知道她的过去很苦也很无奈,我知道岁月留给她的创伤很深很重,所以我想用我最真的情和最深的爱来抚慰她身心的每一处伤疤。

这一点我做到了。为了给她买最喜欢的化妆品和最漂亮的衣服,我硬是省着抽烟喝酒,我知道自己每省一分她就可以多花一分;为了怕她一个人寂寞无聊,我买了一台电脑。让她上网、听歌、打游戏;为了她每天晚上都能休息好,我每次在她很晚回来的时候都会准备好饭菜,热上一盆洗脚水。她说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人给她洗过脚呢!有次虹子发高烧,住了整整三天医院,我在她身边整整陪了三天,回去过马路的时候迷迷糊糊差点让车给撞着……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一心一意地爱她,没有别的,只想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但是她对我说过的许多谎话让我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她说她在外语学院上学,可她连外语学院有几个系都不知道;她经常浓妆艳抹外出说是参加同学聚会,很晚才回来……我当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虽然我不止一次怀疑过,测过,但我不愿它成为现实。

一天,虹子告诉我她又有事要出去。

我看着她,心里翻江倒海地看着她,看着她坐在梳妆台前匆匆地化了妆,然后急急地出去了。我忽然很想喝酒,便下楼买了一瓶白酒喝了起来,喝了很久很久,虹子还没有回来。

半夜,虹子回来了,烂醉如泥地回来了,烂醉如泥地被一辆小车送回来了,回来后的她醉得一塌糊涂,一塌糊涂的她一进屋就踢掉高跟鞋扔掉小坤包,然后,她爬在床上吐了起来,吐得一塌糊涂。

一个东西就在那个时候滑了出来,一个我测过无数次、一万个也不愿意看见的东西从她随身带的小坤包中颓然地滑了出来,无声地落在地上,像刀子一样地划过我的心,深刻无比,伤痛无比。

我翻了翻她的包,那里面还有好几个那种东西!还有好几个!!我的血一下子涌上头顶,心,在那一刻冷到了极点,我的血管似乎都要爆裂开来,我,真的要疯了!拿起那几片在深兰色包装下的东西,我摇了摇爬在床上的虹子,摇了摇醉得一塌糊涂的虹子,摇了摇让我心痛无比的虹子,这是什么?我问她,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我心乱如麻地问,大声地问,快要疯了地问。

虹子的眼神颓废起来,凄迷起来,复杂起来,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我一生一世也忘记不了的伤感。虹子看着我,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猩红猩红的双唇里喷着酒气,“这个你不认识吗?这叫避孕套!也叫安全套!就是做爱用的!”虹子坐了起来,用那种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复杂眼神看着我,“你怎么那么傻?我骗你都骗了好几个月了,你真的不知道、真的想不到吗?我是个小姐,根本就不是个学生,从十六岁开始就是个小姐,我从十六岁就开始四处游荡……”

虹子冷冷地笑了笑,浓妆艳抹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表情,她用颓废的眼神颓废地看着我,语气平静,像是在讲一个和她毫不相干的故事:

“我的父母在我十六岁那年就离了婚,十六岁以前父母都特别疼我,特别喜欢我,他们给我请家教,让我参加舞蹈培训班。那时我的梦想就是考上艺术学院,以后做个演员,唱我最爱唱的歌,跳我最爱跳的舞,那时候他们对我那么好,给我买最爱吃的好东西,让我穿最漂亮的衣服,还有那么多可爱的玩具。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一夜间属于我的一切都被改变了?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他们吵着要离婚,他们砸坏了我的钢琴,把我的布娃娃扔到了楼下,我叫他爸爸,他说他不是我爸爸,他说不知道我是谁的野种。法院让我跟着我妈妈,可我妈妈的家里又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她让我管这个陌生的男人叫爸爸,我不叫,我妈妈就生气。那个男人在我妈妈不在的时候要抱我要亲我,他还在我身上乱摸,我不答应,他就把我压在床上,他脱我衣服,我就踢他,他亲我,我就咬烂了他的舌头,他就打我,然后我用剪刀捅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让我管他叫爸爸?

我找到父亲,他说他早就不是我父亲了,我叫了十几年的父亲跟着另外一个女人生活在了一起。没有人理我了。我背着书包在大街上游逛,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在乎我心里在想什么?我睡在同学家,开始他们还对我好,后来我敲门他们就不开了,我在门口站了很长很长时间也没有人出来,我不想再看他们的那种脸色了。我背着书包,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不知道该去哪里?

逛到半夜,我感到寒冷,肚子也很饿。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他请我吃宵夜。我跟着他走了,我甚至没看清他长的什么样子就跟他走了。他问我吃什么?我说我想吃汤圆。我最爱吃汤圆了。他请我吃了一碗,然后就把我带到一栋楼上强奸了我。其实也不叫强奸,当我赤裸裸地被他扒光衣服的时候,我没有踢他也没有咬他,更没有想着用刀子捅他,我的书包里当时就有水果刀,但我没有那么做。

他把我抱起来扔到床上,就像把一条鱼扔到了沙滩上一样。在他肥胖的身体下,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鱼,一条离开水的鱼,再多的挣扎都是多余的。

他的一碗汤圆就让我变成了女人,一个十六岁的小女人。

我真的成了一条鱼,在他给我的鱼缸里游来游去,我再也回不到我以前的那片水域。其实更像是一条狗,被他栓着,被他玩着,有时还被他打着。狗需要的是骨头,而我需要的是他那可以让我生活下去的钱……

虹子开始哽咽起来,颤抖起来,抽泣起来,让我想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叶子。

我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她在我的怀里还继续哭泣着说:

“每次陪他睡完觉,我就一个人坐在窗台上。他住的地方很高,几乎可以看清整个西安市,也可以看见我的学校,不过我再也没有回到过教室了。我有些伤心,我听不见自己的哭声,却能听见每天早上做广播操的喇叭声。每次放学的时候我就看着校门口那拥挤的人群,以前每次放学晚十几分钟,父母就急急地跑到校门口来找我,现在他们不会找我了。我死了他们都不会找我了!

很多次我背着书包在校门口犹豫,可我没有勇气进去,我是班上的文体委员,我很想跟他们一起上课在一起玩,可我真的没有勇气进去,没有人能告诉我那时候该怎么做?就像没有人能够看见那个经常坐在那高高的阳台上泪流满面的已经不是女孩子的十六岁的小女人哭泣一样。

我已经不是女孩子了,我的书包里也没有那些书本了,它们已经被我撕碎后扔到垃圾箱里去了,那里面只有化妆品和避孕套。我不想要他给我买的那个精致昂贵的小皮包,我喜欢背着我的小书包。

我需要这些,就像他需要我一样。我开始浓妆艳抹,我不想让别人看清我真正的面目,隔着厚厚的脂粉,没有人看清我到底长什么样子,就像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抽着烟,喷着酒气,挽着那个和我父亲年龄一样大的男人去敲父亲的门,然后又敲母亲的门。我很想让他们看看我这个样子!他们都开了门,然后就扇了我一巴掌。我脸上很疼,但我心里很快活。

后来,我离开了他,我想过要好好地找份工作。可是,没人要我,我整天饿着肚子在找工作……他们说他们不需要端盘子洗碗的,他们说他们只需要小姐,我做了,我做了快四年了……”虹子一边哭,一边说,哭着哭着又开始笑,很凄然地笑,像一束在阴暗中开放的苍白、惨淡的花。

我搂住她,轻轻地擦干她满脸的泪水。我想对她说点什么,可我不知该该说些什么?

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我宁愿相信她说的就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能想象到一个16岁就被父母抛弃就被抛向社会的小女孩在面对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时会做出又能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我能想象到一个对家庭失望、对父母伤心、无依无靠的小女孩一个人身无分文、孤孤单单地走在深夜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大街上时会怎么想?别人对她又会怎么想?我很清楚这些,就像至今我很清楚地记得我在十四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时在候车室欲哭无泪的样子,记得为了生存我一次次把手伸进垃圾筒去捡那又臭又馊却可以填饱肚子的残菜剩饭时的情形,记得我仅仅拿了别人一个馒头而被打得头破血流后躺在下水道旁泪流满面的样子一样……

我原谅了虹子。谁让我这么爱她呢? 我一边收拾被她吐得一塌糊涂的屋子,一边收拾自己那颗破碎无比的心。我没有理由不去原谅她。我要恨只能恨这个让她走向霓虹深处的世界。

那天过后,虹子参加了师大的微机培训。

“我以后再也不会去那种污七八糟的地方了,等学完后,咱俩就一起去一个陌生的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虹子每天都说。她的改变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那就是真的,虹子不再浓妆艳抹了,虹子不再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了,虹子甚至连那高高的高跟鞋也不穿了……她开始喜欢早睡早起,喜欢在清晨出去锻炼身体。

我用积攒半年的钱买了一台电脑。虹子很高兴,回到家的时候看起来也很开心。我真的很爱你!我想我说的是真的。经历了那场刻骨铭心而又伤心透顶的初恋,我想我已经懂得怎样去珍惜自己的情感了;一个人度过了无数个以泪洗面寂寞、空虚的日子,我想我已经懂得怎样去珍惜别人的情感了,怎样去珍惜彼此来之不易的情缘。

那是一段最温馨、甜蜜的日子。

然而,我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天是4月26日,虹子的十九岁生日,一个我伤心透顶的日子。

“自从十五岁以后我从来还没有过过生日呢!这个生日一定要好好过。”虹子在早上起床的时候爬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说完后就去上课了。整整一天我都在兴奋和激动中度过,下午,我早早去了小寨,买了十九朵她最喜欢的郁金香,然后,拎着早早定制好的蛋糕从小寨往回走。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像冰层在我心底裂开的声音,冷冷的,脆脆的,远远的,“我晚上有点急事,可能不回来了!”

可能不回来了?可能不回来了!我拎着蛋糕,拿着鲜花,像毫无生命的柱子一样站在小寨十字路口,愣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是不是她故意撒谎,让我着急,然后再给我一个惊喜? 我边走边想,边想边走。路过“竹园村”火锅店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虹子,透过那宽大明亮的落地玻璃,我看见了她。

虹子坐在饭店里!

虹子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起!

虹子一脸灿烂地和一个四十多岁长得歪瓜裂枣的男人坐在一起。

我真的不敢相信那就是她,那就是我深深爱着的她!那个歪瓜裂枣的男人恬不知耻地把手放在虹子的腿上,虹子无动于衷。

我的心情糟糕透顶。

我本不想进去,可我还是走了进去。我坐在离虹子两米多远的邻桌,静静地看着她,看着我深深爱着的她,看着和我同居已经很久很久的她。我想看看她怎样面对我的出现?看她如何对我说?看着看着,忽然心静如水,我感到近在咫尺的虹子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遥远!曾经熟悉的虹子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陌生!

虹子在一杯一杯地喝着酒。

她会喝醉的。她的胃本来就不好!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可她醉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过了一会儿,虹子站了起来,她在那个男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店门,然后,上了停在外面的一辆小车。在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在流泪,可我还是在别人诧异的目光里泪流满面……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喝了多少我记不清了,就像记不清我是怎么回去的一样。那天晚上,我对着桌子上一大堆空空的酒瓶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已经结束了!

一切都终于结束了!

那天晚上,虹子一夜没有回来;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坐了一夜;那天晚上,我发誓再也不去爱任何一个人。

天亮的时候,虹子回来了。回来后的虹子一声不吭,她看着我,眼圈红红的,眼神怪怪的,我们互相看了很久很久,似乎都想说些什么,可是最后谁也没有开口。虹子拿起锅,一声不吭地热起粥来,热粥的时候,她点起一根烟来。她的脸色苍白无比!

粥热好了,虹子默默地给我盛了一碗,她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我看见两颗晶莹、透亮的液体滑过她苍白消瘦、的脸颊,无声地滴落在碗里。我心里一阵难过!

我从背后紧紧地抱住虹子,在我的怀里,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泣不成声。她哭了很久很久,我们拥抱了很久很久,之后,虹子慢慢地推开了我,用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和伤感的眼神看着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是不是真的愿意养活我?”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我真的不知道啊!

虹子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她的眼神流露着我永远也忘不掉的哀愁和伤感。她慢慢地收拾起她的东西,其实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她默默地下了楼,然后一声不吭地朝马路边走去。我想对她说点什么,可我根本就张不开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在出租车停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转过身来,吻了吻我,然后我们彼此拥抱了很久很久,“你真的爱我吗?你真的愿意养活我吗?”虹子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话。我记得我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唯一的感觉就是想哭,而等我想说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之中。

虹子就这么走了,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像水汽一样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消失得无声无息、无影又无踪。

有两个多月了吧?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什么事也没干,什么事也没心情去干,白天黑夜都在找她。我找遍了西安所有的大街小巷,找遍了所有她曾去过的歌厅、夜总会和网吧,但都是找不到她的一丝踪迹,没有她的半点消息,那个以前和我联系过无数次的那个电话号码也拨不通了。我一次次在找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失望又在一次次找。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哪里才能找到她?

虹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谁能告诉我你在哪里?谁能告诉我?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哪里才能找到她?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和我生活这么长时间?

如果你是爱我,为什么又要离我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很想问问她,很想。

我想,无论她在哪里,都会听见我对她说出的这些话;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应该明白我对她的感情,明白我是真的爱着她!真的愿意养活她!尽管我没有说出来。

我一个人茫然地走在大街上。

心里依然在流泪,我想起虹子留在我信箱里的那封很短很短的信:因为我爱你,所以和你同居;因为你爱我,所以我要离开你!

这就是你要离开我的理由吗?这就是你要离开我的理由吗?!走在空荡荡的街头,午夜的风迎面拂来,暖暖的,柔柔的,应该是春天了吧?

春天到了,那虹子也该好好生活了吧!

我写了长长的一篇文章,拿到了西安的《今早报》报社。

《今早报》在世纪之交的那一天——2001年的 1月22日,整整一版登出了我的文章。整整一版是我这伤心透顶的网恋,同时登出的还有我的电话号码和电子信箱。我收到了很多很多的信,接到了很多很多的电话,一个声音稚嫩的电话让我哭了很久很久,“你找到那位姐姐没有?”一个小女孩在大年初一打电话问我,声音柔柔的、嫩嫩的、带者浓浓的稚气。

“你多大了?”我问她。

“我今年十三岁了!早上我在我家订的报纸上看到了你写的文章,所以就想给你打电话,我好想好想让你找到那位姐姐……”电话那头她似乎带着哭腔,最后她让我别难过。

十三岁!十三岁的小女孩已经懂得了我的感情,十三岁的素不相识的小女孩都可以看懂我的感情,那,虹子你呢? 我放下电话,一个人在屋子里哭了很久很久。

虹子走了。

酒,一连是醉了好多次;心,跟着碎了无数次;梦里梦外,一次次闪过的是虹子那浓妆艳抹的脸和临走时复杂而伤感的眼神。

我是爱她的,可是,她离开了我。

如果她爱我,就不该离开我;

如果她爱我,就不该让我如此难过和伤心。

我决定忘掉她,连同这世上所有不快乐的事,那场刻骨铭心而伤心透顶的初恋,那段欲爱不能欲罢又不能的恋情,这次难分难舍却不得不舍的爱情……忘掉这些,尽管我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但我还是一次次劝告自己忘掉这些,甚至,忘掉我的过去。

我开始一心一意地写我的小说《梦里梦外》。

生活就像是一场梦,爱情就像是一场梦,青春就像是一场梦。

梦里,我看见了阳光下最纯洁最美丽的情感,看见了最灿烂的笑容盛开在我的世界;

梦里,我听见了黑暗里最温暖最真诚的声音,听见了最渴望的声音呢喃在我的耳畔;

梦里,我找到了生命中最幸福最美好的爱情,找到了最向往的爱情出现在我的青春。

梦外,我伤心无比地看着努力追求过的,像花一般美丽而多情的女孩离我而去;

梦外,我伤心无比地看着深深幻想过的,像诗一般丰富而浪漫的生活离我而去;

梦外,我伤心无比地看着苦苦渴望过的,像梦一般缠绵而悱恻的爱情离我而去。

梦里,温暖如春;梦外,冷漠如冰;梦里,我得到了一切;梦外,我失去了一切。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在眨眼之间就到了五月,我的小说也写完了,原本打算只写15万字左右的小说竟然一口气写到23万多字。看着屏幕上长达184页的小说,看着满屋子空空的酒瓶和成堆的烟头,看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葱茏一片的梧桐树,我如释重负,感到了一种慰籍。

这毕竟是一篇包含我所有的泪水和梦想的小说,这毕竟是我没有任何粉饰和虚伪的小说,这毕竟是我心甘情愿花掉半年多时间写成的一篇小说。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滚石”酒城的圆吧前,在低迷的音乐声中,喝了一夜的酒。一夜的时间,我都在想自己以后该用什么网名。

凌晨时分,我从酒城出来,一个人走在冷清清、空荡荡的街头,这时,我看见了一条狗,一条游荡的野狗,一条无家可归四处游荡的野狗,它皮毛杂乱,身影孤单,低着头在街道上踽踽而行……

我的心忽然就涌起了一种悲凉。

我不就像一条无家可归、四处游荡的野狗吗!在没有爱情、没有家园的日子里,流着泪,四处游游荡荡……

游荡在居无定所、食无定点、去无定向、生无人爱、死无人悲、一无所有的日子里;

游荡在那场刻骨铭心又伤心透顶的初恋记忆里;

游荡在难分难舍却不得不舍的两次网恋里;

游荡在糟糕至极、无所适从的现实里面;

游荡在对未来不可捉摸的迷茫和无助里面。

游荡着,孤独着,悲伤着,痛苦着,绝望着……

游荡着,没有人看见我流出的冰冷的泪,除了黑夜;

游荡着,没有人知道我溃烂已极的心思,除了黑夜;

游荡着,没有人接受我飘摇不定的爱情,除了黑夜。

就这样游荡着。除了黑夜,我还能有什么?没有黑夜,我又能有什么?

像条野狗一样地游荡着,渴望着,梦想着,寻觅着,盼望着……

回到租住的民房,我毫不犹豫地在网络上注册了这个名字——游荡的野狗。

小说写完了,无聊的日子也多了起来,一个百无聊赖的日子里,我进了西陆的聊天室,见到一个叫“梦影”的网友。

看了你的文章,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你了!“梦影”的话划过屏幕,像刀子一样地划过我的心,划破所有关于爱情的记忆。

你爱我,不如去爱条狗。我停下手来,看着屏幕上不断翻滚的粉红色的字,喃喃自语。

如果你看见现实里的我为了伤心的爱情而自残得伤痕累累的身体,你还会说爱我吗?

如果你知道现实里的我为了生存几进几出令人不齿的看守所,你还会说爱我吗?

如果你知道现实里的我一贫如洗经常会陷入困境,你还会说爱我吗?

如果你看到现实里的我像条狗一样在四处游荡,你还会说爱我吗?

如果你知道现实里关于我的一切,你还会说爱我吗?

如果你看见现实里的我,你还会说爱我吗?

你还会说爱我吗?你还会说吗?

离开网络那片纯净的天空,回到现实横流物欲的地面,爱情之花,又能盛开多久?真诚之心,又有几人愿意付出?美丽的梦,有谁能够阻止它不再醒来?纯洁的心,又有谁能够抵挡它不被污染?短暂的青春,又有谁能够让它无怨无悔?

我点起一根烟,望着面前不断升腾翻滚的烟雾,像望着自己迷茫而不可捉摸的未来,喃喃自语。泪眼朦胧中,我依然清晰地看见屏幕上不断翻滚的粉红色的话语: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

在,能怎么样?不在,又能怎么样?正如:爱能怎么样?不爱又能怎么样?

我是爱琳的,那个长发飘飘,哼着舒婷的《双栀船》走进我初恋的女孩,那个给了我她处女之身却不愿给我永久爱情的女孩,那个最终迷失在南方繁华都市的女孩。我是爱她的,可我给予了她什么?爱情?幸福?还是未来?她最终离开了我,带着深深的失望离开了我。

我是爱洁的,那个天真、纯洁的给过我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的女孩,那个比我小了近十岁的小女孩,那个根本就无法和我谈情说爱、天长地久的女孩。我是爱她的,可我能给予她什么?爱情?幸福?还是未来?她最终离开了我,带着她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离开了我。

我是爱虹子的,那个带着冰冷眼神和破碎心灵走进我爱情的小女人,那个十六岁起就游荡在霓虹深处已经历过许许多多男人的小女人,那个和我同居了半年多供我发泄了无数次兽一般欲望的小女人。我是爱她的,可我给予了她什么?爱情?幸福?还是未来?她最终离开了我,带着她颓废而迷乱的心离开了我……

我能给予她们什么?我能给予我所爱和爱我的人什么?

没有,什么也没有,除了失望和伤心。

我想起这些,心里难过极了,这种纷乱而破碎的情绪在我喝了很多很多酒后,一个人站在高高的楼顶上,看着脚下来来往往的人流时,竟然产生了摆脱一切的念头:像鸟儿一样地那楼顶开始飞,飞,飞……

但是,我知道,等待我的不会是天空和自由,只有那比现实还要冰凉的水泥地在等着我,只有那比冬雨还要冰冷的母亲的泪水在等着我,只有所有爱过我的人那失望的眼神在等着我。

我感到了极度的空虚和无聊。在没有爱情、没有网络的日子里,我感到了极度的毁灭一切的空虚和无聊。可是,有了爱情、有了网络的日子又能怎么样?

网络给予过我一双翅膀,让我已经看见了幸福,可幸福却遁入深深海底;

聊天室给过我一副舟楫,让我已经找到了爱情,可爱情却逃入茫茫沙漠。

当我面对深深爱恋的初恋女友带着深深的失望转身离去的时候,当我对着一个小我近十岁的小女孩心碎欲裂、欲爱不能、欲罢又不能的时候,当我对着一个误入风尘的女子一遍一遍地说着我爱你、我爱你的时候,当我在冷漠的现实里面将心一层层包裹起来的时候,当我在虚拟的网络上又把一颗破碎的心坦露出来的时候……属于我的是什么?刻骨铭心地爱过之后属于我的又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是泪水。是一次次夺眶而出的泪水,是一次比一次冰凉的泪水,是一次次愈流愈多愈淌愈苦的泪水,是一次次无奈而酸楚的泪水……

我不知道自己的眼中还有多少泪,不知道自己的心中还有多少爱,不知道自己的胸中还有多少梦?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就像不知道属于我的爱情,我的幸福,我的家,还有,还有属于我的未来又会在哪里一样。甚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世上活多久,愿活多久?

我只知道,当我将手中高举的爱情空杯摔得破碎的时候,我依然幻想着还有人给它盛入甘醇、甜美的琼浆玉液;当我一次次把心门紧闭的时候,我依然梦想着有人走近它敲响它;当我像野狗一样游荡在爱情和家园之外的时候,依然渴望着属于我的不再是孤单、忧伤和凄凉无助……

我只知道这些。够吗?

举着情感的空空的杯子,关起通往阳光和空气的心门,像条野狗一样地四处游荡,在今天,在明天,在现实里,在网络上,这都不是我所愿意的。

这并不是我所愿意的。可我,依然擎着空空的杯子,依然关着隔绝阳光和空气的心门,依然像条野狗一样地四处游荡,在今天,在明天;在现实,在网络上;在我一去不复返的青春里。

也许有一首歌,它最能代表我的心声:

我来自偶然 /像一颗尘埃 /有谁看见我的渺小 /我来自何方 /又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 /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见世间坎坷不平路 /我还有多少爱 /我还有多少泪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 /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 /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 /感谢有你/花开花落 /我依然会珍惜 ……

我是在湖南长沙听到这首歌的。一个双目失明的小女孩幽幽地唱着,一个又聋又哑的男孩打着手语,他们站在滚滚而去的湘江之畔,一遍一遍地唱着。那是我见过最心动的一幕。

是啊!尘世之中,每个人都渺小得像空气中漂浮的一粒尘埃而已,脆弱到被最轻最弱的风都能吹得无影无踪,然而,像尘埃一样的每个人依然要歌唱,要生活,要珍惜,要不认输。命运如此,爱情如此,现实如此,网络亦如此。

那男孩女孩的身影经常会出现在我面前,那被命运剥夺掉光明和声音的女孩男孩的歌唱经常会在我的耳边响起。两个残缺的生命都能如此,而我,又有什么理由让自己永远颓废和迷茫下去?

我依然会珍惜爱情,尽管爱情曾经让我伤痕累累、失望至极;

我依然会努力生活,尽管现实生活让我千般苦闷、万般迷茫;

我依然会走进网络,尽管它给予我的是泪水多于欢笑、苦涩多于甜蜜。

珍惜爱情,无论结局是喜是悲,无论是得到还是失去,它永远是人类最美好的一种情感,是所有人渴望和努力追求的;努力生活,无论是冷是暖,无论是甜蜜还是苦涩,它永远是生命最真诚的一种活法,是所有人向往和辛苦奋斗的;走进聊天室,无论是好是坏,是慰籍还是伤害,它永远是心与心交流沟通的地方,是心与心渴慕理解的天空,是心与心相识相知相恋的土壤。

虚拟的聊天室里,有人在欣慰地笑,有人在伤心地哭;有些人已悄悄离去,有些人又悄悄来临;有些故事正在开始,有些故事正在结束;有些情感在静静地酝酿,有些情感在慢慢消失……但无论如何,聊天室依旧是聊天室,是人来人往的聊天室,而变化的只是些人和事。

感谢网络,好也罢,坏也罢,至少我们走进过;

感谢爱情,喜也罢,悲也罢,至少我们相爱过;

感谢生活,冷也罢,热也罢,至少我们还活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她约我去某一个聊天室。你说我会不会去呢?

我会不会去呢?

我说,会的。因为爱的希望是永存的!

可是,那一天会是哪一天呢?而她,又会是谁呢?

会不会就是你?会不会就在明天?会不会就有一份真正属于我的天长地久的爱情

情归何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