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讲的是什么故事 故事:杀生!

马踏南山春草,

鸣镝惊破天晓。

错把路人作禽鸟,

冤骨孤魂飘渺!

归去忽闻得子,

怎知仇家来找?

直教指出旧根苗,

前时怨恨方了!

话说开元末年,范阳节度使封常青遭人构陷,被玄宗皇帝下诏赐死。他这一去,那些由他招募而来的军卒,也是纷纷离散。其中,就有这么一位,此人唤作徐暮生,淮南道寿州人士,因其久有报国之志,所以在听闻安禄山起兵作乱之后,当即打点行囊,不远千里来在了潼关投军。

故事:杀生!

那徐暮生本有一腔热血,奈何封常青的下场却是令他意冷心寒!于是,就在封常青身死不久,他便脱下征袍,随后悄然而去。

徐暮生离开了潼关,动身赶往家中。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当初的壮志豪情,心里所挂念的也就只剩下了自己的一家老小。临行前,夫人已是怀有身孕,算一算,如今也该到了临产之期。一想到此处,徐暮生更是归心似箭,可寿州距此又何止千里,即便他骑着战马,那也非是几日能够到达。加之眼下战乱四起,盗匪横行,为了避免再生祸端,他也只得寻一些幽僻的小路,昼伏夜出,缓缓朝前行去。

这一日清晨,大雾弥漫,徐暮生信马由缰,来在了一处密林近前。猛然间,他就瞧见眼前的一棵老树之上,似是蹲着一只飞禽,而且与他离的极近。徐暮生见此情景,不由得喜出望外,他心说,我这一路甚是清苦,酒肉没有不算,就连怀中的干粮也已是所剩无几。瞧着那只禽鸟似有常人般大小,若能将它射杀,又何愁再无美味享用?

打定了主意,就见徐暮生一抬手,由打背后摘下了自己的那张硬弓,紧接着羽箭破空,直奔着树上的那只禽鸟而去!徐暮生只身投军,弓马自是娴熟,鸣镝响过之后,再瞧那禽鸟是一声惨叫,随后更是应声而落!

一箭中的,徐暮生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却是大吃了一惊!可以听得出来,方才的那一声惨叫,并不是什么鸟兽所能够发出,而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活人!心中暗道不好,他赶忙翻身下马,急匆匆的跑到了近前。

等来在了树下一瞧,果不其然,被他射中的竟真是一个瘦弱的汉子,而且此时也已是气绝身亡!徐暮生暗暗自责,心说我行事鲁莽,可你这人好端端的,为何要跑去树上呢?倘若是在路上行走,又怎会被我误伤了性命?他哪里知道,此人原本是个过往的客商,昨晚因惧怕猛兽侵扰,所以才会爬到了树上睡觉。清晨醒来又见大雾弥漫,露水甚重,于是便将携带的蓑衣披在了身上,而此时恰巧被徐暮生瞧见,错当成了禽鸟,这才招致了杀身之祸。

徐暮生误伤人命,心中万分懊悔,怎奈回天乏力,他也只好将那人草草的埋了,随后是上马而去。

故事:杀生!

七日后,徐暮生风尘仆仆,终于回到了寿州。等他踏进了家门,见到了夫人和刚刚产下的幼子,多日来压在心中的那份愧疚这才烟消云散。因其子降生之时,他尚在半路途中,而且想到自己此番征战疆场和期间的种种不平,故此为其取名为忘川,以表忘却之意!

常言说得好:天理人事,无往不复!古往今来,又何曾有人无辜受害,却甘心含冤负屈,隐忍九泉呢?徐暮生添得爱子,欣喜非常,加之他于阵前也是见惯了生死,所以就将自己误伤路人一事渐渐的淡忘到了脑后,可他又哪里会知道,就是这个令他视若珍宝的爱子,竟然却是仇家来到!

简短皆说,自打徐暮生回到家中,便躬耕田园,再也没有外出。第七年的初秋,夫人又给他添了一位千金,取名月寒。而这时的忘川,也长成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徐暮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道,如今自己衣食无忧,儿女双全,人生如此,又复有何求呢?可谁知刚刚高兴了没有几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祸事,就让他险些是命染黄泉!

这一日,徐暮生砍柴归来,忽然瞧见忘川在院中的井边玩耍,他刚想上前,就见忘川似是对他一笑,随后便跳进了井中。徐暮生见此情景,顿时大急,赶忙冲到了井边探身瞧看。可再一瞧,非但没有瞧见忘川,就连那水也是并无半点波澜。正在诧异之时,突然就觉得背后有人猛推了他一把,因他没有任何的防备,于是便一头扎入了井内。好在那井水并不算深,徐暮生只是擦破了些皮肉,最终也算是有惊无险。

等他爬上来,回到了房内,就瞧见夫人带着忘川正在逗弄月寒,心中尽管有百般疑惑,可他也并没有开口询问。转眼到了晚上,徐暮生浑身酸痛,躺在床上便沉沉睡去。可正在他神游物外之际,忽然觉得到处是殷红一片,情急之下,他猛地睁开了双眼,就瞧见不知为何家中已经燃起了大火,而且自己置身的这处卧房,此时已是摇摇欲坠!

徐暮生毕竟练过武艺,身手矫健,危机时分,他赶忙抱起了尚在熟睡的夫人和女儿月寒,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门外。就在他刚刚出来的那一瞬间,起火的卧房也是轰然而倒!此时,他猛然想起儿子忘川尚在房内,于是发了疯一般的就要冲去火里。可一抬头,徐暮生顿时是心头大骇,原来,不知何时,忘川已经睡眼惺忪的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徐暮生愣了,这一天接连发生的两桩事情,都让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妥。自己落井,那是因为瞧见儿子掉了进去,他才会探身查看,后来将自己推入井里的,依稀也是忘川的模样。此番失火,虽说不知其中缘故,可就连身手敏捷的自己几乎都险些丧命,而那本该是在母亲身旁熟睡的忘川,又是如何逃出来的呢?瞧着夫人搂着忘川和月寒痛哭流涕,徐暮生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深深地不安!

次日天明,徐暮生领着夫人和一双儿女,去到了自家的另一处宅院。而且他对忘川,也是倍加的留意了起来。这一日,徐暮生忽然把忘川叫到了眼前,瞧了良久,这才轻声的说道:‘我欲教授你弓马刀剑,不知你可否想学?’

‘愿意,愿意,孩儿本就有意习武,奈何娘亲不允,这才未敢与爹爹讲明。’

‘那好,今日起我便先教你习练弓箭!’说着,徐暮生由打房内取出来一把木弓,一壶羽箭,递到了忘川的手上。

‘前臂推直,后臂发力,这样,箭才能够射将出去。’

‘但不知我要以何为靶呢?’

‘我身后的老槐,可为箭靶。’

‘正好,今日便试一试这弓箭的威力!’说着,就见忘川弯弓搭箭,可他却没有对着那棵老槐,而是径直朝着身边的徐暮生,猛然便是一箭!

再瞧那箭,不偏不倚的正中徐暮生的心口,而徐暮生也是栽了两栽晃了两晃,紧接着是轰然而倒!

忘川见自己这一箭,正中父亲的要害,他非但没有惧怕,反而是仰天大笑,高喊了一声‘今日,我终于大仇得报!’,随后这才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过了半晌,忘川悠悠醒转,瞧见父亲心窝中箭倒地,顿时是放声大哭!这时夫人也闻讯走了出来,可还没等她看清眼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只见徐暮生忽然由打地上站了起来!

原来,自那晚家中失火以后,徐暮生的心里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测。他深知自己当年误伤人命,结下了孽缘,于是便想要试上一试,所以这才有了方才的种种。而他所递给忘川的羽箭,也都是事先拔去了箭头儿,虽说也能破空而出,但却不至于伤及性命。

那附在忘川身上的冤魂见他倒地,以为必然身死,自是觉得大仇得报,而后怨恨消弭、随风消散。若不然,忘川在苏醒之时,自然也就不会放声大哭了。

此后,忘川俨然又成了一个乖巧的孩童,而徐家一堂和气,再也没有生出半点异样……

故事: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