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 散文:手表

手表

小的时候,见到一些大人戴着手表。那时,手表还是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戴的起。而戴着手表的富人,就特别的骄傲神气,把胳膊袖子挽起老高,把胳膊赤裸裸的露着,为的是向别人炫耀自己的手腕上戴着手表。于是,作为小孩子的我们也挺羡慕,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就让姐姐在自己的手腕上,用油笔画了手表。姐姐画的很认真,表盘画的很圆,就连表盘里的指针,都画的那么逼真,还画了表带。于是,自己也故意裸露着胳膊,为的是显示自己胳膊上姐姐画的手表。不过,当有人问我,几点的时候,脸羞的绯红,拔腿就跑了。

第一次戴手表,是在那个城里上学的时候,小弟拣了一块手表,女式的,很小巧,表是金黄色的,很秀气好看。弟弟就给了我,我戴到了学校去。不过,却不再像小的时候,把胳膊故意露出来,显示手上戴的手表。因为这是一块女式手表,我怕同学笑我,一个男孩子戴女孩子的手表。我偷偷的把表隐藏在袖子里,只是偷偷的看,给我记时。有了这表,也的确是方便,一天到什么时间了,而什么时间该做什么,都计划的好好的,表让人的日子过的有了秩序。也不知道怎么的,一块在那个学校上学的临班的一老乡,看见了我戴的女式手表。老乡是个女孩子,长的还比较漂亮,就是有点儿胖乎乎的,脸蛋圆圆的,她就像我要这块手表,说我一个男孩子戴着不好看,别人看见了笑话,让我把手表给她。反正又不是掏钱买的,是弟弟拣了给我的。而对这个老乡打心里还有好感,就给了她。也就在把手表给了这个老乡的时候,就开始做起了想入非非的梦,把心里都想的悠悠的了。只是,我很快意外的发现,我的这个老乡,戴着我的手表,却跟着一个男孩子在逛街,我的心立刻就凉了。而手表给了人家,也不好意思要回来了。

后来,父亲就把他的手表给我了。对我说,我应该有块手表,有了手表了,做什么事情都耽误不了了,一天该做什么,都能安排的好好的。也对我说,我马上就要毕业工作了,应该有时间观念了。我很慎重的接过父亲给我的手表,这是块男式的手表,白色的,就是表盘有点大,可是,相当的精准。有了这块手表,我就深深的记住父亲的话,一天里,什么时间做什么,都能安排的好好的。在规定的时间里去图书馆,在规定的时间里去散步,都有条不紊的。可是,这块手表,在一次开运动会的时候,我要跳高,手表让班上的一个同学给拿着。可是,我跳高结束后,同学却告诉我,手表不见了。他就把他手上的手表给了我,说是赔我的。但是,没有过一会儿,他们那个县的几个彪形大汉的人,就来把手表要回去了。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从这以后,我不再喜欢手表,也不戴表了。虽然手表很精准的给我记时,让我每天都过的有条不紊的,从不欺骗我。可是,人却在欺骗我。

而参加工作一晃就过起来许多年了,我一直都没有手表。工作上,单位里有表,什么时间做什么,都有人给操心,无需自己操心。而乡下山里的日子很寂寞,一天的时间总显得那么的漫长,无需给自己规定什么时间做什么,把自己安排的那么的呆板。于是,就喜欢顺着山里寂寞的,悠长的时间,就那么懵懂的过日子。除了规定的时间必须的工作之外,我喜欢懵懵懂懂的过,想做什么了就做什么,做什么让人感到快乐,充实了就做什么,一切顺其自然。日落而栖,日出而作,就像我的父辈一样,顺应自然过着自己的时间,而不是用手表规定安排着自己的时间。

后来,有了手机,只要有信号,就自动的发送来了时间,时间更是精准。一般的时间,我不看,因为多年过惯了顺其自然的生活,不那么刻意呆板的安排自己的生活。只是,在出门的时候,或者必须要记住时间的时候,我就看一下手机,能准时的了解到时间。

一切都成了过往,因为表,无论受到了什么欺骗,伤害,我都渐渐的忘却,岁月,可以掩盖所有留在心里的伤疤。只是,脑子里一直记住儿时姐姐在我的手上给我画手表的情景,回忆起来,就是那么的感人,纯真。只是,忽然间就进入了中年的我们,再难以找到儿时的情怀了。再去姐姐家,看到姐姐家发生的突然的变故,大姐蓦然间的苍老,我的心里想到儿时她给我画手表的情景时,只有偷偷的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