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乡人日记顶点 [异乡人日记]

异乡人日记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将正在熟睡模式中的我强制唤醒。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准备再次进入梦乡时,胃又毫无预兆的痛了起来。我无奈的低呼一声:“胃兄,星期六你都不给老娘消停点啊。”

身处异乡的我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从习惯到麻木了。毕竟没有什么胃病是一碗土豆粥解决不了的。不过当我看到厨房空空的米缸时,心里真的是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终于切身体会到了。“咚咚咚……”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忽然响起,“曾可可,你这个月房租怎么还不交啊,再拖交的话,我就找人给你把东西扔出去了啊”我心里一惊:不好,是我的房主“容嬷嬷”,上次就真有一个年轻人被她给撵出去了,这次该不会轮到我了吧。

我默默地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心中默念了声“阿门”立刻换了副恭谨的笑脸迎了出去,“呦,是郑婆婆啊,我刚才在厨房做饭,没听到敲门声,您放心,我……”话还没说完,那祖宗又痛了起来,连我的额头都被逼出一层细汗来,只好无奈地用手把胃捂了捂“我这次稿子写完,交了稿费,就给您……”没等我说完,“容嬷嬷”的眉毛再次像两根针一样挑了起来:“次次都说下次交,下次交。

我说你们年轻人也不知道找个稳定点的工作,当作家有什么好的,吃不好睡不好的,还没赚到钱,身体都要垮掉了。”我勉强笑了笑,嘴上连连称是,心里却恨不得拿出一沓钱来甩在那张沟壑纵生的脸上,老娘就喜欢当作家怎么啦?不就几个破房租吗?给你不就行了。

当然,像这种不要命的话,也只有自己幻想幻想就行了,在对“容嬷嬷”进行了n次的精神攻击后,我终于熄灭了自己的小火焰。然后再次趴在了电脑面前奋斗起来,看来今天之内必须要交稿了。我大义凛然地吞了两片胃药,看了看自己的word文档,“哼哼,看来今天必须跟你死磕到底了”,我对着我无辜的电脑小白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赶起稿子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窗外淡淡的霞光打在我早已麻木的双手上,我才懒懒地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墙上的钟,都已经六点十五分了,唉,看来今天又得吃外卖了,点了一份香菇滑鸡粥,我便立刻扑向了我那张1米5的小床,哪怕它不堪重负地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依旧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摸着我那比什么东西都要干净的五脏庙我想起了远方家里曾经被我嫌弃的醋溜土豆片和胡烧茄子,以前总觉得顿顿都吃这些,吃的都要反胃了。可现在想吃却再也吃不到了,不仅是吃不到这些菜,更是再也无法见到为我做这些菜的人了。

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容易多愁善感。果然,那些我最不愿意触碰到的回忆,此刻就像疯长的藤蔓一样,死死地扼住了我的喉咙,令我无法喘息空气中弥漫着的只有阵阵苦涩,故作坚强的伪装,此时也不堪一击,被捏得粉碎……

异乡人日记

“咚咚咚”门再一次响了起来,我慌忙用被角拭去眼角的苦涩。从钱包里抽出了一些钱,打开门,拿着钱的那只手顿时尴尬地停在半空中,“郑婆婆,您……怎么来了?我以为是外卖到了呢,您放心,那钱我一定尽快给您。”我顿时紧张起来,双手更是无处安放,只好局促不安的交织放在一起。

“行了,我又不是来找你要钱的。”“容嬷嬷”依然挑着他那双像针一样的眉毛,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提出一个保温桶来,“喏,给你,今天来找你要房租的时候看你捂着胃,就给你熬了一桶土豆粥,快趁热喝了吧。”“啊?”我看着手里的保温桶怔了一下,直到余光瞥到“容嬷嬷”离去的背影时,

我才反应过来,“哎,容……哦,不,郑婆婆,谢谢您啊,我会全部喝完的。”只见那略显臃肿的背影顿了一下,毫不在意的挥了一下手,“你快进去喝吧,喝完了记得把桶还给我。”我一点黑线,果然是“容嬷嬷”,不过多亏了“容嬷嬷”的土豆粥,这个夜晚胃特别舒服,记忆中那种温暖的感觉又再次将我全身包裹。

接下来的几天,“容嬷嬷”每天都会给我送土豆粥和一些养胃的小菜,奇怪的是,我每天也在开始期待着开门的那一瞬间,还是那张脸还是那双像针一样的眉毛,可是我的眼睛就像是开了自动美颜功能一样,竟觉得这张脸与我记忆中那张脸重合了起来。

每次吃到她做的菜,就会感受到在这冰冷的城市中也会有一束温暖我的阳光。如山间的清风,如古城的阳光,轻轻地抚慰着我那颗淡漠的心,有好几次,我都硬生生地将那声许久未曾叫过的“奶奶”忍了回去。

直到有一天,我的胃病完全好了,帮我将保温桶还回去的时候,我鼓起勇气问起她:“郑婆婆,我的胃病已经完全好了,谢谢您,只不过……我能叫您一声奶奶吗?”说到后面,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啊?你说什么?”“容嬷嬷”一脸迷惑地看着我,“没什么,没什么。”我慌乱地摆了摆手,转身狂奔起来,哎呀,丢死人了,又不是演电视剧,整得跟告白一样。

当我在风中凌乱时,还是听到了身后“容嬷嬷”那声高呼,“以后就来我家吃饭,别忘了啊!”嘴角微微上扬,跟中了乐透一样,看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终于也要有一个亲人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会准时准点地去“容嬷嬷”家蹭饭,顺便帮她做做家务,陪她散散步什么的。久而久之,别人真以为我们是祖孙俩,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会相视一笑。我想,对于孤身一人的“容嬷嬷”来说,我应该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依靠了。

而她也是这座城唯一一束能够温暖我的光。以前我总是觉得自己看够了这个世界上的黑暗,体会到了太多人心不古,原来只是我自己给自己造了一个厚厚的茧,我凭着自己的固执的臆想,蒙蔽了太多美好.其实有的时候心比眼睛看的更真实。

异乡人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