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宽容?】宽容的故事

程青正在苦恼呢昨天有学生丢了钱的事情,又有学生跑来找他了:“老师,我的iphone8不见了。” “什么,你带那么贵的手机来学校做什么,叫你们不带偏不听,现在丢了可怎么办?”

程青又是担忧又是心疼,iphone8啊,抵得上她两个月的工资了,这些学生怎么就那么心大呢?
故事:宽容?

“走,我带你去找级长。”级长面前,学生一脸委屈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我们今天有体育课,我把手机放书包里就去上课了。课室里我最后走,我锁门的。钥匙就挂在课室里面窗户和门之间的墙壁上,伸手就能拿到,都是谁要回课室,谁就可以拿钥匙开门。”

“体育课,有人离开过吗?”

“我不知道,好像有吧。”很明显,这样的小偷这是很难查出来。“报警行吗?” 程青问级长。局长说,“你先吓唬吓唬他们吧,看看情况再说吧。”
故事:宽容?

程青想起以前看过的教育案例:有小孩偷了同学的东西,老师把课室门窗和灯都关上,每个同学进去课室走一圈,走完后丢了的东西就出现的。很多年后那个学生说,当年我犯错了,可是老师的做法让我认识到错误,也给了我机会,我有现在的成功,谢谢老师当年的宽容。

回到班上,程青对着全班同学说:“我们班有同学人不见了了手机,挺贵的iphone8,如果报警的话,这个金额能留案底了。大家同学一场,我不想通过报警的方式查出来,这样意味着有人的人生就沾上污点了,我想给他一个机会,请不小心错拿别人手机的同学,这两天把手机放回原位。错了不要紧,人生那么长,犯点小错,改正就是了,千万不要一路孤行折腾自己到无法挽回的境地。”

两天很快过去了,没有任何反应,一切平静得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事情。程青自嘲说,偷手机的学生心里承受力比我强多了。

丢手机的学生问程青:“老师,怎么办?” 程青问级长:“级长,怎么办?” 级长摊摊手:“凉拌!”
故事:宽容?

带着惯偷可能会持续作案的猜测,级长和程青空余时间在教学楼蹲点了一个月,毫无收获。

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新的一条工资短信来时,程青不由得上网查了一下iphone8的价格,一边感叹学生的经济能力,一边庆幸还好家长不追究,不然怎么办才好。

我是情轩妈妈,80后,高中教师,家有大宝小贝两枚。教育观念从成为妈妈那天起受到很大颠覆,希望在分享教育和育儿过程中的故事和感想,欢迎志同道合者一起讨论。